新闻稿

莱伽传媒主办40年中国肉鸡产业印记专题活动

2019-05-07


40年产业发展,处处会有弯道;40年转型升级,一刻未曾停歇。有勇气追昔抚今,则有信心推陈出新并有把握应对诸多挑战。知往鉴今,以启未来。在接受《国际家禽》杂志专访中,一位位具有行业影响力的专家发表了自己的真知灼见和对行业未来的预期,一名名企业家分享了各自的创业感悟和商业智慧。

实践经验:从风险管控到创新思维

禽流感特别是2013年以来的H7N9流感疫情,让肉鸡及家禽行业陷入空前的亏损境地与焦虑状态,且直接阻碍肉鸡行业转型升级的步伐。一些黄羽肉鸡、白羽肉鸡企业多次上市被中止主因亦在此,亦有一些肉鸡企业不得不投入更多资金和精力来提升养殖端的生物安全水平。近些年来,针对家禽疫病病毒的斗争在国内外的作法近乎相同,试图把生物安全做到极致进而显现出消灭细菌之势头,显然已与大自然微生物生态平衡的基本规律相背离。


李景辉

然而,在中国市场,因H7N9不科学的宣传间接造成的经济损失,远大于H7N9流感疫情发生造成禽只扑杀处理的经济损失。对此,中国畜牧业协会禽业分会白羽肉鸡联盟李景辉总裁向《国际家禽》杂志分析说:“国家多年来一直围绕猪、牛、羊、蛋、奶制定战略。受此影响,媒体资源亦围绕这几类动物蛋白来宣传,对鸡肉及禽肉不仅少有正面宣传,反而不科学的信息、谣言等时有传播,H7N9流感事件就是典型例子,它给中国家禽产业造成数千亿元的经济损失。”李景辉透露称,联盟已向有关部门提交相关报告并提出建议:“出台支持发展肉鸡产业的政策,像支持生猪产业类似的一整套政策,将禽肉列入国家战略产业;国家级传媒要加大科学宣传禽肉与打击有关谣言的力度。”


孙希民

疫情风险和行业周期低谷风险叠加,会给行业及企业带来更大的挑战。“这些年的发展轨迹来看,这个行业在低谷的时间就是进行新的产能投入的机会窗口期,高峰时间往往不宜扩展产能。因为在低谷时间建立起来后,正赶上行业高峰期,之前的亏损就又能赚回来了。”民和股份创始人、董事长孙希民向《国际家禽》杂志分析强调,“当看到这个行业赚钱,选择马上扩张产能或进入往往赚不到钱。”


傅光明

目前,中国不少企业由于情绪化成本没能控制好,损失比较大。对此问题,圣农集团创始人、圣农发展董事长傅光明强调说:“比如,养鸡的温度问题,员工今天高兴就可能控制得好,如果他不高兴,温度控制不适宜,鸡生长的速度就会变慢。情绪化问题会影响企业的生产效益。我们初步算了一下,情绪化如果做不好,一年将损失达几亿元。因此,需要通过适合的管理方法和措施,将员工的情绪化发生的风险降到最低。”

创新已成为全球各行各业的一大关注点,与此直接相关的直接支撑除了人才培育及引进之外就是研发投入。40年来,一些高新技术在中国肉鸡行业的应用越来越普遍,而中国不少肉鸡企业年研发投入低于其年营业收入的5%这一临界值(按照国际经验,企业年研发投入占年营业收入的5%以上,才会具有一定竞争力),这与企业发展阶段和实际发展需求以及统计口径有关。


王进圣

重要的是,转变思维方式,让技术创新成果落地,让创新步伐与企业发展同步甚至超前。“我个人的体会,技术创新的源动力来自思维方式,尤其是侧向思维,即从别的领域寻求启发、方法,可以突破本领域常有的思维定势,打破专业障碍,从而解决问题,因为更多的时候,看似问题在此,其实解决问题的‘钥匙’在彼。”中国白羽肉鸡行业领军人物、凤祥股份养殖中心总经理王进圣总结说,“从这些年肉鸡领域技术创新的体会来讲,遇到这样的情况比较多。比如,前面提到的我们开发的节能畜禽舍技术,就是从蔬菜塑料大棚技术应用中受到启发。”

适合,因时因地因人而变

与其他一些引进的事物一样,白羽肉鸡引到中国市场经过40年发展,如今正经历错综复杂的“中国化”过程。尤其是曾经带动中国白羽鸡肉消费的麦当劳、肯德基两大快餐品牌,近年来开始远离“本土化”,并转向“中国化”。巧合的是,麦当劳、肯德基在中国市场的最大鸡肉食材供应商圣农集团开始发力白羽肉鸡育种,峪口禽业也开始培育WOD168等系列肉鸡,而被称作“山寨版”肯德基的华莱士快餐品牌将采购WOD168食材。

此种演变并非如上描述的那样简单,而是受多因素影响。对此问题,从不同角度看,会得出不同的因果关系,但均不可能是一因一果或多因一果,而将向多因多果不断演变。况且,针对白羽肉鸡的自主育种,意味着将与国外引进的白羽肉鸡、国内培育的快速型黄羽肉鸡、817肉鸡争夺市场,或将如法国慢生型肉鸡与快生型肉鸡同步发展一样,亦有可能如817肉鸡南下占领部分黄羽肉鸡市场一样。


宫桂芬

“我觉得,不论哪种肉鸡,有消费群体支撑就有存在的道理,有市场就有发展前途。中国不同地域消费群体的饮食偏好均存在差异,国家对肉鸡品种没有限制,且提出差异化、多样化发展,大力推进标准化养殖。”中国畜牧业协会副秘书长、禽业分会秘书长宫桂芬研究员在接受《国际家禽》杂志专访中强调指出,“肉鸡行业发展需要紧平衡,而解决白羽肉鸡种源问题,需要根据中国市场差异化、多样化的消费需求,培育适合本土的白羽肉鸡品种。”


文杰

国家肉鸡产业技术体系首席科学家、中国农业科学院北京畜牧兽医研究所文杰研究员向《国际家禽》杂志分析指出:“黄羽肉鸡市场非常分散,缺乏主导品种。在全国肉鸡遗传改良计划中,目标之一是培育大型育种企业和主导品种,虽然不同地域有不同的市场需求,但如果品种过多会影响规模化发展。”


顾云飞

40年来,随着改革开放的步伐,不论白羽肉鸡还是黄羽肉鸡行业,均保持快速发展势头,为满足民众蛋白需求做出了积极贡献。京海集团创始人、董事长顾云飞表示:“我们要充分利用国内丰富的遗传资源,培育适合我国消费特色的白羽肉鸡品种,让市场来做选择。”顾云飞强调说,在对待国产、进口两个肉鸡种源的问题上,不能采取任何一种偏废的做法。


韩枫

“安伟捷总部也一直有这样的计划,且一直通过各方面考察来推动这一计划。2018年,就曾祖代种鸡场的选址情况,我和安伟捷总部人员一起到北京、河北等地考察过。但是,还有其他诸多重要条件尚不成熟。”安伟捷(Aviagen)育种公司亚太区副总裁兼中国区总经理韩枫向《国际家禽》杂志如此表示。


曹积生

如今,哈伯德祖代肉种鸡数量已成为国内祖代白羽肉种鸡的第一大类品种。“我个人初步判断,未来,随着市场需求变化,哈伯德品种在国内市场占有率还将有所增加,加上国内加大力度推进白羽肉鸡育种,白羽肉鸡种业格局也将不断发生变化。”益生股份董事长曹积生如此说。


杨宁

“从技术层面来看,快大型白羽肉鸡育种的确是家禽育种中难度最高的,因为不同品系、不同代次的育种目标差别很大。商品代性状选育要求长得快、饲料转化率低,还有屠体分割比列要求,但种鸡则要求重点提高产蛋率、受精率、成活率等。因此,肉鸡的性状选育一定要掌握好平衡,就像走钢丝绳一样,偏到那边都不行。”世界家禽学会主席、中国农业大学教授杨宁分析道。

圣农集团创始人、圣农发展董事长傅光明说:“到2014年,种源供给风险空前加大、《全国肉鸡遗传改良计划(2014-2025)》发布提出白羽肉鸡育种战略,圣农因此做出积极响应,决定开始针对白羽肉鸡进行自主育种,以降低种源供给风险,更好地平衡国内种鸡市场,同时为提升国际竞争力做支撑。”


逯岩

经过30余年发展,817肉鸡现已成为我国肉鸡产业的三大主导类型之一。817肉鸡技术发明人、山东省农业科学院家禽研究所逯岩研究员表示,《“817”肉鸡生产技术规程(地方标准)》等标准的制定与推广实施,使得817肉鸡在制种模式、生产管理方面更加规范。


孙皓

“在中国市场,白羽肉鸡本土化育种由于缺少长期战略,因而数10年来一直未能得到持续发展。”峪口禽业董事长孙皓说,“发展农业种业‘中国芯’已上升为国家战略,农业农村部于2018年新设种业管理司,并把白羽肉鸡种业列为重点攻关的领域。”孙皓表示,到2030年,在国内肉鸡市场,峪口禽业的肉鸡产业发展目标是“三分天下有其一”。

转向食品供应链,正是时候

多年来,由于对农业的界定不同,因而使得农业领域不少从业者在观念上一直片面地认为“自己在从事第一产业”。但在一些经济学家看来,在中国,将农业界定在第一产业已与目前各产业发展与经济发展不相适应,而包括肉鸡产业在内的农业产业的重要特征是多业态。受此影响,肉鸡领域虽然集中度逐年提升而领先其他畜禽领域,但在向食品企业、食品供应链转型升级方面依然存在观念差异,步伐亦比较缓慢。

遗憾的是,2013年H7N9流感疫情发生时,白羽肉鸡行业一些企业正在着力加大冷链物流建设,并力推冷鲜鸡在大中城市上市;次年黄羽肉鸡冰鲜上市在广东首推。当时,国内市场的不少大型超市如家乐福等,却因未让冰鲜鸡全天候保持在0~4℃冷链环境下而受到公共媒体的指责和广大市民的质疑。自2014年4月1日起,国内首个冷鲜鸡食品安全标准——上海市《冷鲜鸡生产经营卫生规范》实施,屠宰后温度始终要求保持在0~4℃。这一时间离1989年12月11日中国首次出口的6吨冰鲜鸡肉(由上海大江股份生产,不经速冻,而使肉鸡在宰杀加工后处于-0.6~0.8℃)运抵日本大阪,整整间隔了25年。此外,国内一些民众吃上与国外“同线同标同质”的“三同”鸡肉亦在2014年左右才开始。由此看出,经过30多年发展,中国肉鸡产业近年来才开始试图走近终端消费者。

正因于此,国内肉鸡行业整体向食品供应链转型升级的时间进度被延长,目前不少肉鸡企业依然停留在物流风险管控阶段,其供应链风险管理体系尚未建设;即使建设也是刚刚起步,况且亏损多年后进入期待许久的盈利期,在此方面的完善和投入均显不足。然而,亦有领先者。如,正大集团、圣农集团、春雪食品等企业。


谢毅

“正大农牧向正大食品的转型,始于2010年前后。而从目前发展来看,正大食品的战略定位是比较成功的,行业和消费者对正大食品的认知也逐渐清晰。”正大集团农牧食品企业中国区资深副董事长谢毅对《国际家禽》杂志表示,“中国基于全产业链模式发展的农牧企业并不在少数,但是由于生产、物流、加工、营销和运营等流程的复杂,对企业资金和人员的投入和要求都比较高,风险也较高,能够坚持下来的企业并不多。”

“2017年,圣农食品并入圣农后,我们的产业链一体化经营模式延伸到下游的熟食加工、零售店、团餐开发,从供应链管理层面来看更加完整且优势更加突出,现已成为企业核心竞争力,加上我们生产基地位于武夷山麓,在生物安全方面有着得天独厚的天然屏障。”圣农集团创始人、圣农发展董事长傅光明说,“近几年来,我们从鸡肉生食转调理、调理转熟食的企业战略不断得到推进,通过开设美其乐餐厅以及在上海和光泽建立了两大食品研发基地,持续加大圣农食品品牌建设力度和品牌影响力。”


郑维新

春雪食品于2010年对产品战略重新定位——从鸡肉生品转到鸡肉熟食调理品,企业战略定位在食品企业。2018年,春雪食品熟食类鸡肉调理品的转化率超过50%。对此,春雪食品董事长郑维新表示:“我觉得,把握好大方向,找准适合自身实际情况且能发挥自身优势的战略定位比较重要。比如,我们转向鸡肉熟食调理品,主要是基于我们在此方面的优势。”郑维新说:“我比较看好便利店渠道,我觉得鸡肉即食产品未来在便利店渠道开发的潜力较大。”

上海莱伽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Shanghai Lyja Cultural Media Co.LTD
富二代精品短视频在线/小草在线观看免费播放/嘿嘿午夜影视/亚洲 色 欧美 爱 视频 日韩